胡润广西首富北海银河被证监会调查

时间:2019-10-29 08:55:08

近日,深交所发布《北海银河生物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河生物”)及关联方公开谴责处罚公告》,公开谴责公司实际控制人潘琪银河生物及其董事长、总裁徐红军。

银河生物成立于1993年,是银河天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河集团”)旗下两家上市公司之一。公司生物总部位于广西北海,1998年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其主要业务包括生物医药、输配电和电子信息产业。

财务结果显示,2019年上半年,银河生物实现收入3.01亿元,同比下降23.97%。母亲净亏损1.03亿元,同比下降69.08%。2019年1月,证监会决定对银河生物及其控股股东银河集团涉嫌违反信用证展开调查。

据调查,自2017年3月以来,银河集团及其关联方因营运资金需求等原因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用于非经营目的。截至2019年8月30日,该数字为3.73亿元,2018年累计发生8.3亿元。此外,自2016年7月以来,银河生物已向银河集团及相关方提供了非法担保,截至2019年6月底,共计13.97亿元(不含利息)。

值得一提的是,据银河生物学官方网站9月9日发布的《2019年广西民营企业制造业百强》,银河生物学排名第51位。

图片来源:银河生物学官方网站

至于控股股东银河集团何时返还剩余非法资金,银河生物秘书处相关人员告诉时代金融,上市公司尚未收到明确的计划,控股股东正在做引进战略投资者的工作。至于最新的非法捐款数额,该消息人士说,“目前没有新的进展,如果有任何进展,我们将予以公告。”

“三大罪行”

据中国证监会调查,自2016年以来,银河生物和银河集团存在三大违法事实,包括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占用非经营性资金、上市公司未履行向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担保的审核和披露程序、控股股东承诺逾期履行等。

自2017年3月起,银河生物控股股东银河集团因营运资金需求等原因,以上市公司的名义向银河生物借款和向其他国家借款。它已经接管了。

截至2018年底,银河集团已经为银河生物占用了3.74亿元的非经营性资金。其中,2018年初占用非经营性资金余额3200万元,全年累计占用非经营性资金8.3亿元,累计还款4.88亿元,2018年末占用资金余额3.74亿元,占银河生物2018年末经审计净资产的26.90%。

此外,自2016年7月以来,银河生物学未能履行内部批准和相关审查程序,为银河集团及其关联方提供担保。截至2018年12月31日,非法担保余额共计14.17亿元,占2018年底银河经审计净资产的101.91%。

图片来源:银河生物学公告

最后一次违规与收购有关。2016年,银河生物计划收购威康药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威康药业”)100%的股权,并于当年7月25日向交易对手支付了2亿元保证金。然而,两个月后,9月30日,银河宣布威康的收购义务已经转移到银河。银河公司支付2亿元定金后,要求惠康股东返还银河公司支付的所有定金,但银河公司没有收到相关款项。

2018年6月,银河集团承诺将全力配合银河生物处理两亿元人民币存款的回收事宜。如果银河生物的2亿元存款因项目终止而无法在2018年10月30日前收回,银河集团将代其支付2亿元退款。

2018年10月30日,银河集团向银河生物发行了2亿元的商业承兑汇票,以支付威康制药股东欠银河生物的2亿元定金退款。该法案的接受日期为2019年3月30日。到目前为止,账单已经到期,但银河集团尚未支付,这是一项逾期承诺。

鉴于上述违法事实,中国证监会做出以下纪律处分决定:公开谴责银河生物公司;公开谴责控股股东银河集团;银河生物的真正控制者潘琪、时任董事长唐新林、董事长兼总裁徐红军、时任董事刁劲松和其他高管都受到了公开谴责。

控股股东被困

在负债方面,截至2019年6月中旬,银河生物的两笔总额为1450万元的短期贷款已正常展期或归还。此外,银河集团以上市公司的名义向中国证券金融(深圳)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借款3000万元,银河集团已偿还530.3万元,剩余本金金额为2469.97万元。

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银河生物向四川信托贷款3亿元,用于支付收购电信类股票的保证金。收购项目于2018年6月终止,但由于多种因素,保证金尚未收回。galaxy biology已经承诺15%的远程心电治疗股份,并已开始诉讼工作。由于试验结果仍不确定,银河生物暂停向四川信托支付贷款利息。根据贷款合同规定,本金尚未到期,但已产生逾期利息共计3423.7万元。

来源:银河生物学公告

值得注意的是,银河集团持有的所有星系生物学股份都已被司法机关冻结,等待冻结。银河生物(Yinhe Biology)表示,虽然上市公司和银河集团是不同的实体,但金融机构仍将延长贷款审批时间,提出更严格的条件(如要求额外担保和抵押品),甚至直接不发放贷款,从而增加上市公司的融资难度和成本。

此外,银河集团仍然是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如果银河集团等待被冻结的股份被司法处置,可能会导致上市公司实际控制权的变化。银河生物采取的措施包括:第一,盘活公司的部分资产,提高运营效率;二是启动部分R&D项目股权融资,满足项目资金需求;三是加大应收账款和预收款力度,及时对部分债务人提起法律诉讼。

截至2019年6月,银河生物学未能执行内部批准和相关审查程序。对外担保金额约为13.97亿元(不含利息)。目前,上述诉讼事项已经进入诉讼程序。银河集团已承诺采取措施尽快偿还债务,以解决诉讼问题。确认上市公司需要承担担保责任的,控股股东应当在责任范围内结算或者提供反担保;上市公司因担保事项遭受损失的,控股股东应当赔偿全部损失。

英达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告诉时代财经,上市公司一再禁止非法担保和股东的原因与轻微处罚有关。当然,除了监管方面的原因,还有投资文化的问题。投资者是最终的评判者。如果投资者追逐这些股票,那么对它们的限制一定非常有限。(胡飞、时代财经、经济学)原标题:“五洲债务危机中的国际陷阱:子公司15亿债务违约,孙宏斌弟弟的股票市值下降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