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农科技及董事长受监管处罚 虚增主营业务收入和利润

时间:2019-12-01 12:33:04

中国网银9月23日讯——近日,海南证监局发布了对海南神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农科技,股票代码:300189)和黄培金等15名责任人员的行政处罚决定。经过调查,神农科技通过伪造销售发票,将外部贷款转移到合同对方的银行账户,最终以购买种子的名义流入神农科技的银行账户,形成“真实”的资金流,从而发明了种子销售业务。同时,神农科技根据《证券公司信息披露内容和格式指引第2号——年度报告内容和格式》(中国证监会公告[2015年第24号)第46条,在2015年和2016年年度报告中未披露黄培金和海南古云祥的关系:“公司应按照以下要求披露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信息:(1)...前十名股东之间存在关系或者属于《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规定的一致行动的,应当说明该关系。”

公司公告、银行账户数据、资金流、工商数据、合同文件、会计凭证、情况说明、会议纪要、相关人员查询笔录等证据证明上述违法事实。,这足以确认。

综上所述,神农科技的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所述的信息披露违法行为。

时任神农科技董事长、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黄培金指示神农科技高级管理人员进行非法信息披露。当他知道海南顾云翔是其关联方时,并未告知神农科技将要披露的信息。他签署了2014年、2015年和2016年的报告,以确保神农科技信息披露真实、准确和完整。他是对所涉违法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

朱成当时是神农科技总监兼首席财务官。他参与种子销售和品种权转让,安排嘉禾在滕县和罗兴在湛江的股份转让,并知道神农科技披露的财务信息不真实。然而,他仍然签署了2014年年度报告、2015年年度报告和2016年年度报告。他是对违法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

易志强当时是总经理的特别助理。虽然他没有担任神农科技的董事、监事或高级管理人员,但他负责神农科技的一些日常费用管理、资金管理和资金分配,并实际履行了神农科技高级管理人员的职责。易志强是参与种子销售和品种权转让业务及安排相关业务付款的违法行为的直接负责人。

唐雯当时是神农科技的副总经理。他参与神农科技种子品种权转让和种子销售业务,确定可供转让的具体品种权和单价,安排安徽冯勇和湖南郑龙签订品种权转让合同,安排支付合同金额的外部贷款,并负责部分交易资金的转让。他签署了神农科技2014、2015和2016年度报告。他是对违法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

章雄飞当时是神农科技的董事兼副总经理。他负责神农大丰种业的日常运营。他签署了《神农科技2014年度报告》,以确保神农科技信息披露真实、准确、完整。但是,他未能尽职尽责,是对违法行为负有直接责任的其他人员。

当时,吴红彬是神农科技监事会主席。参与神农科技种子品种权转让业务部分交易资金的转让,并办理海南顾云祥工商登记。他签署了神农科技2014、2015和2016年度报告,以确保神农科技信息披露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然而,他未能尽职尽责,是对违法行为负有直接责任的其他人。

白袁志当时是神农科技的董事兼总经理。他全面负责神农科技的日常运营。他签署了《神农科技》2014年、2015年和2016年报告,以确保神农科技信息披露真实、准确、完整。但是,他未能尽职尽责,是对违法行为负有直接责任的其他人员。

时任神农科技董事会秘书兼副总经理徐洋签署了神农科技2015年和2016年年报,以确保神农科技信息披露真实、准确、完整,但他未能尽职尽责,是其他对违法行为负有直接责任的人员。

随后董事雷生、郑朱温、副总经理吴永忠、丁赵华、监事高郭芙分别签署了《神农科技2014年、2015年和2016年年报》,监事黄明光签署了《神农科技2014年和2015年年报》。上述人员作为神农科技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应当保证神农科技信息披露真实、准确、完整,但不勤勉尽责,是其他违法行为的直接责任人员。

黄培金时任神农科技董事长、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其行为构成《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三款所称“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指使”上市公司从事信息披露的违法行为。

易志强发表声明,为自己在神农非法披露科技信息中的地位和作用辩护。经审查,根据相关证据,海南证监局采纳了当事人的陈述和申辩意见。

海南证监局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根据《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和第三款的规定,决定:

首先,神农科技受到警告,罚款60万元。

二是黄培金受到警告,罚款70万元,其中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罚款30万元,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罚款40万元。

三是朱成和易志强分别被警告和罚款20万元。

四、唐雯被警告并罚款15万元。

五、章雄飞和吴红彬分别被警告和罚款10万元。

六、对袁志和徐杨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5万元罚款。

七、对雷胜、郑朱温、吴永忠、丁赵华、高郭芙、黄明光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万元罚款。

第四十六条公司应当按照下列要求披露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信息:

(一)公司股东人数和持股比例应当按照中国证监会规定的公司股份变动报告格式编制,并披露以下内容:

1.截至报告期末和年度报告披露日前一个月期末恢复表决权的普通股股东总数和优先股股东总数(如有)。

2.截至报告期末持有公司5%以上股份的股东姓名、报告期末股份增减情况、报告期末持有股份数量、持有股份种类、持有股份质押或冻结情况。持有5%以上股份的股东人数少于10人的,应当至少列示前10名股东的持股情况。如果持有的股份包括无限附条件股份(或上市流通股份)和有限附条件股份(或未上市流通股份),数量应单独披露。前十名股东之间有关联或者属于《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规定的一致行动的,应当予以说明。战略投资者或一般法人因新股发行而成为前10名股东的,应当注明并披露约定持股期限的起止日期。上述股东应当标明代表国家和外国股东持股的单位。

(二)公司控股股东如果控股股东是法人,应当披露单位名称、负责人或者法定代表人、成立日期、主营业务等。;控股股东为自然人的,应当披露其姓名、国籍、是否取得其他国家或者地区的居留权、主要职业和职务。报告期内控股股东发生变化的,应列出指定网站披露相关信息的指标和日期。公司应披露报告期内控股股东控制的其他境内外上市公司的股权和股份。没有控股股东的,公司应当作出特别说明。

(3)公司实际控制人公司应当按照本条第二款控股股东的披露要求披露公司实际控制人,并以框图和文字的形式披露公司与实际控制人之间的产权和控制关系。实际控制人应当向自然人、国有资产管理机构或者股东之间达成一定协议或者安排的其他机构或者自然人披露,包括通过信托形成实际控制。实际控制人是自然人的,应当披露其控制的近十年来境内外上市公司的信息。实际控制人通过信托或其他资产管理方式控制公司的,应当披露信托合同或其他资产管理安排的主要内容,包括信托或其他资产管理的具体方式、信托管理权限(包括公司股份表决权的行使等)。)、所涉股份数量及其在公司已发行股份中的比例、信托或资产管理费用、信托资产处置安排、合同签订的时间和期限、变更和终止的条件以及其他特殊条款。如果没有实际控制人,公司应规定确定的依据。公司最终控制层有多个自然人或自然人控制的法人持有共同股份,且没有一个人持有超过50%的股份(直接或间接持有公司下一控制层的股份),且各自的股份相近,公司无法确定实际控制人的,应当披露最终控制层持有超过10%股份的股东;公司没有持股10%以上的股东的,应当披露持股5%以上的股东。

(四)持有10%以上股份的其他公司股东应当披露其名称、单位负责人或者法定代表人、成立日期、注册资本、重大经营活动或者管理活动等。

(五)公司非限制性流通股份前十名股东的姓名及年末持有的非限制性流通股份(a股、b股、h股等)的数量和种类。投资者通过客户信用交易担保证券账户持有的股票不得计入证券公司自有证券,应当与通过普通证券账户持有的同一上市公司证券合并。非限制性流通股前十名股东之间、非限制性流通股前十名股东与前十名股东之间存在关联,或者是《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规定的一致行动人的,应当说明。在计算上述持股比例时,本公司仅计算恢复表决权的普通股和优先股的数量。

(六)报告期末完成股权分置改革的公司,应当按照中国证监会规定的公司股权分置报告格式披露中原非流通股前十名股东所持股份的出售限制。

(七)报告期内,上市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再融资或重大资产重组申请或相关披露文件中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构成借壳上市的,且上市公司已被中国证监会备案审查的,应当披露对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重组人及其他有希望的实体减持股份的限制。

证券法第63条

发行人和上市公司依法披露的信息必须真实、准确、完整,不得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

证券法第193条

发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或者披露的信息含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以上60万元以下罚款。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警告,并处3万元以上30万元以下罚款。发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未按照规定提交相关报告,或者提交的报告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以上60万元以下罚款。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警告,并处3万元以上30万元以下罚款。发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的控股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教唆实施前两款违法行为的,依照前两款的规定处罚。

详情如下:

中国证监会海南监管局(海南神农科技有限公司、黄培金等15名责任人员)行政处罚决定

第四届[2019]

当事人:海南神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农科技),住所:海南省海口市龙华区。

黄培金,男,1963年4月出生,时任神农科技董事长、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住址为海南省海口市龙华区。

朱成,男,1968年8月出生,湖南省永州市冷水滩区神农科技首席财务官。

易志强,男,1966年9月出生,时任神农科技总经理特别助理,住址是海南省海口市美兰区。

唐雯,男,1965年3月出生,时任神农科技副总经理,住址是湖南省双牌县。

章雄飞,男,1965年1月出生,2013年5月至2015年12月任神农科技总监,2010年3月至2015年12月任神农科技副总经理。他的地址是湖南省长沙县。

吴红彬,男,1967年5月出生,海南省海口市龙华区神农科技监事会主席。

白袁志,男,1963年5月出生,时任神农科技董事兼总经理,住址是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

徐洋,男,1978年10月出生,神农科技董事会秘书兼副总经理,地址:湖南省岳阳市岳阳楼区。

雷胜,男,1969年12月出生,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神农科技总监。

郑朱温,男,1951年8月出生,时任神农科技总监,住址是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

吴永忠,男,美国人,1963年4月出生,时任神农科技副总经理,住址是海南省海口市龙华区。

丁赵华,男,1966年4月出生,时任神农科技副总经理,住址是海南省海口市美兰区。

高郭芙,男,1977年11月出生,江西省高安市尖山镇神农科技主管。

黄明光,男,1964年10月出生,时任神农科技主管,住址是江西省赣州市章贡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以下简称《证券法》)的有关规定,我局对神农科技信息披露违规行为进行了调查和审理,并将当事人依法享有的事实、理由、依据和权利告知当事人。相关方易志强提交了一份声明和辩护。其他当事人没有提交陈述和辩护,也没有要求听证。此案现已调查完毕,审判也已结束。

经调查,神农科技有以下违法事实:

一、定期报告中的虚假记录

(1)神农科技通过虚拟种子销售,2014-2016年主营业务收入分别增长54,057,684.25元、22,235,969.95元和7,514,012.75元。

2014年11月,神农科技与湛江罗兴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湛江罗兴)和广西滕县嘉禾种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滕县嘉禾)签订种子销售合同。2014年,神农科技分别确认湛江罗兴和滕县嘉禾种子销售收入为19,307,150.25元和24,098,234元。2014年11月,湖南神农大丰种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农大丰种业)与湖南郑龙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郑龙)签订了种子销售合同。2014年,神农大丰种业确认向湖南郑龙销售种子的收入为10,652,300元。

2015年3月和11月,神农科技与湛江罗兴和滕县嘉禾签订种子销售合同。2015年,神农科技确认对湛江罗兴和滕县嘉禾的销售收入分别为9,568,583.20元和7,816,836.75元。2015年3月,神农大丰种业与湖南郑龙签订了种子销售合同。2015年,神农大丰种业确认其对湖南郑龙的销售收入为4,850,550元。

2016年3月,神农科技与湛江罗兴和滕县嘉禾签订种子销售合同。2016年,神农科技分别向湛江罗兴和滕县嘉禾确认销售收入为4,023,024元和3,490,988.75元。

经调查,神农科技伪造销售发票,将外部贷款转入合同对方银行账户,最终以购买种子的名义流入神农科技银行账户,伪造“真实”资金流,伪造种子销售业务。

(2)神农科技通过实施无商业实质的品种权转让业务,2015年实现利润增长2515万元。

2015年9月,神农科技与湛江罗兴、滕县嘉禾、湖南郑龙、安徽冯勇种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冯勇”)共签订了11份“技术转让(植物新品种权转让)合同”(以下简称“品种权转让合同”),涉及杂交水稻强优恢复系“神辉568”等10个植物新品种权,合同总金额2515万元。神农科技确认品种权转让收入为2515万元。上述业务为无商业实质的交易,导致神农科技2015年利润膨胀25,150,000元。

经调查,湛江罗兴和滕县嘉禾由神农科技控股,2014年至2016年未实际开展业务。应神农科技时任董事兼副总经理章雄飞的要求,湖南郑龙与安徽冯勇合作签订了品种权转让合同和贷款协议。他们实际上没有出资购买和使用与神农科技相关的品种权。交易资金由神农科技内部人士安排筹集,多次转入神农科技人员个人银行账户后,转入湛江罗兴、滕县嘉禾、湖南郑龙、安徽冯勇等公司账户。最后,交易资金以购买品种权的名义转入神农科技银行账户。

二.未能按要求披露信息

海南古云翔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古云翔)成立于2009年4月20日,注册资本200万元。黄培金安排了工商注册。经过调查,黄培金实际上控制了海南顾云翔。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第36号——关联方披露》第4条,海南顾云翔是黄培金的关联方。

根据神农科技2015年年报,截至2015年12月31日,海南顾云翔持有神农科技1511万股,占神农科技总股本的1.48%,是神农科技前十大股东之一;黄培金持有神农科技181,504,000股,占神农科技总股本的17.73%,是神农科技的控股股东。根据神农科技2016年年报,截至2016年12月31日,海南顾云翔持有神农科技1359.98万股,占神农科技总股本的1.33%,是神农科技前十大股东之一;黄培金持有神农科技181,504,000股,占神农科技总股本的17.73%,是神农科技的控股股东。

神农科技未能按照《公开发行证券公司信息披露内容和格式指引第2号——年度报告内容和格式》(证监会公告[2015年第24号)第46条的规定披露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信息:“公司应当按照以下要求披露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信息:(1)...如果前10名股东之间存在关联关系或属于《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规定的一致行动,黄培金与海南顾云翔的关联关系应在2015年和2016年年度报告中披露”。

易志强发表声明,为自己在神农非法披露科技信息中的地位和作用辩护。经审查,根据相关证据,我局采纳了有关当事人的陈述和申辩。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根据《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和第三款的规定,我局决定:

上述当事人应当自收到处罚决定之日起15日内将罚没款汇至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金融汇款专用账户)。开户银行为中国证监会北京市分行营业部,账号为71110018980000162。银行应直接上缴国库,并将当事人姓名的支付凭证复印件送中国证监会监察局备案。当事人对处罚决定不服的,可以自收到处罚决定之日起60日内向中国证监会申请行政复议,也可以自收到处罚决定之日起6个月内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直接提起行政诉讼。复议和诉讼期间,上述决定不得中止。

海南证监局

2019年9月16日

(责任编辑:李嘉玲)

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 gd视讯厅 吉林快三 中国一分彩